浏览人次: 0

陈鸿图老师

      陈鸿图老师 陈鸿图老师
   学历:国立政治大学历史研究所博士
   研究领域:台湾史、台湾水利史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台湾区域史
   现任:国立东华大学历史学系暨研究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副教授兼系主任

访问时间:2010/1/6
访问地点:文学院研究室
访谈者:罗心怡
1、请问老师在求学过程的各个时期中有没有怀念的恩师?
在求学过程的各个时期,不管是在高中或是后来的研究所甚至到博士班,都许多老师都影响了我。其中两位老师影响我最深,但很有趣的是,我都没有被这两个老师亲自教过:一个是在我高中时期的赵川明老师,另一个则是在我博士班时期的许雪姬老师。赵川明老师是我的邻居,他在台东高中教历史科,自国中时期我就常常往他家里跑,老师家里也藏有很多台湾史相关杂志,透过跟这些杂志的接触,为我跟台湾这块土地做了连结,同时,他也会教导我如何身为一个子女以及待人处世之道,包含他的言教、身教,以及我在他身上看到对台湾土地有着深厚的情感。而我在博士班后碰到的许雪姬老师,在她身上我学习到三点:1.对学术的坚持2.发现台湾史的宽广,具有包容性而没有被窄化的台湾史研究3.无私的精神:不分你我地为了台湾史而共同努力。这两位老师的共同特点:1.人不能与土地分割2.为台湾这块土地做些努力3.对学生的付出能给予学生力量。
2、请问老师在工作经历:1.地点2.曾经遇到的困难?
我在1996年开始在薇阁中学担任专任教师,1997年在辅仁大学进修部历史系教授台湾史,当时27岁。2001年,在张力老师提出的理想愿景以及身为东部人对东部的特殊情感之下,怀着理想而来到东华教书。在教书的过程中,我想,在不同阶段所遇到的困难也不同,不过最令我困扰的还是学生的学习态度有每下愈况。对于这样的情形我个人有两种调适的方式:1.调整心态和上课方式。2.积极去关注愿意主动积极学习的学生。此外,同时也担心因为工作(教学、行政)而影响专业学术研究,对于这样的情况,我自己也有两个应对方式:1.维持阅读以及学习的状态、积极参加学术研讨会以及发表文章,以往我会在每周一固定回台北旁听一些课程。2.坚持将自己定位在一个教师而不是一个研究人员的角色,试图在教师和研究人员中取得最佳的平衡。
3、请问老师是因为怎样的契机而对现在的专门领域产生兴趣的?
最初是在国中时期因为赵川明老师的缘故而接触台湾史,之后开始对台湾史地产生兴趣,直到大学毕业后直升研究所,当时去找了廖风德老师讨论研究计画,研究计画的题目我到现在都还记得,题目是「晚清台湾的理番政策」,此后大概就离不开台湾史的研究领域了,如今想想这也是1991年的事情。
4、请问老师对教授哪些科目感到自信?或是老师希望能教授哪些科目?
我想,只要是跟台湾有关系的课程就有自信,系上开授的课程中最有自信的科目应该有:1.台湾通史2.台湾史蹟与文化资产。关于系上开的台湾史相关课程中,目前维持在一学期开授一门专业选修便已足够。另外,比较担心的是,目前学校推行「学程制」,台湾史被排在人文学院学程,学生可以不用选择该课程即可毕业,担忧台湾史相关课程遭到边缘化。
5针对台湾的学习环境,请问老师有怎样的看法?
谈到教育就真的是谈也不完的,台湾的教育环境一直有个隐忧,即是越来越强调业绩、数字、效率以及有抄短线的现象,我担心教育只重视表面而非长久,如:教育部的5年500亿的计画。我认为教育应该是百年树人,需要紮根而不应该抄短线,如中小学超班,那就应该趁机推行「小班制」,维持教学品质之外更能照顾到每一个学生,这是因为教育有一个很大的原则,就是「每一个学生都不能放弃」,哪怕今天放弃了一个学生,日后他/她却成为社会问题了。
6、老师空閒时都从事哪些活动或是思考哪些事情?
空閒时间的休閒活动真的是多到不行,举凡各种球类运动,也喜欢爬山、看古蹟、旅游、哈拉聊天,除了对唱歌没兴趣之外,同时也会每天反省自己,如:私事、与家人的关系、与学生的互动、教育领域方面、自己的系上和导生。
7、对于东华大学的历史研究,请问老师持怎样的看法?
系上研究所才刚成立,自我定位为「教学型系所」,大学部要继续维持住同中求异以及独特性之特色,绝不能因为有了研究所而偏废了大学部,维持系上10年来的教学特色成果,诱发学生的兴趣;同时,希望系上学生能珍惜这个温暖的历史系大家庭。
8、请问老师有座右铭吗?可否与学生们分享?
『老师要给学生希望』、「相信目己一定可以的」
9、请问老师可否给将来打算继续升学的学生们一些建议呢?
对于将来打算继续升学的学生们,真的不要为唸研究所而唸研究所,要大量广泛阅读并从中找到热忱。
10、请问老师可否给毕业后打算就业的学生们一些建议呢?
对于毕业后打算就业的学生们,老师送你/妳们一句话:「要不断学习」。
11、请问老师对研究生们可有些建议或期待?
老师希望你/妳们要对自己要有信心,相信自己做得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