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人次: 0

张琏老师

      张琏老师 张  琏老师
   学历: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研究所文学博士
   研究领域:中国社会文化史、明史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宋明思想史、中国礼俗史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文献学、中国出版文化史
   现任:国立东华大学历史学系暨研究所副教授
 
访问时间:2010/1/6
访问地点:东华大学历史学系暨研究所办公室
访谈者:陈姝卉
 
1.请问老师是因为怎样的契机而对现在的专门领域产生兴趣的?
大学我念的是图书馆学系,那时并没想到会往历史方面发展,不过,图书馆学系里的课程,许多是古典的基础课程,包括国学概论、中国文学史、中国目录学、文献学、印刷发展史等等都是「史」的课程,因此渐渐有了兴趣。又当年图书馆学系是十分时髦、新潮的学科,除了古典的课程外,还有最新的资讯训练,我在大二时就修电脑程式语言,上机跑程式可以跑出一大叠卡孔卡,就是学习写程式,不过后来证明我无此天份啦!毕业后想再深造,当时国内并没有图书馆学研究所,只有两条路可选,一是出国继续念图书馆学,一是考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研究所的图书文物组,那是当时唯一图书馆系毕业的学生可读的研究所,为减轻家庭负担,我让已通过托福的妹妹出国,自己则留在国内进修。
进入文大史研所后,对一流的师资感到惊喜,考前我并不知道。当时受钱穆、杨家骆、黎东方、宋晞等史学大师亲炙,还有中央图书馆馆长王振鹄、故宫文献处处长吴哲夫等专业教授的教导,每周上课不是上山就是进宫或入馆,你能想像捡着枫叶拾级而上的步入素书楼,正科班的我变成了少数,年长的旁听生围绕宾四老师,古代书院簇拥大师亦不过如此;或是进入故宫库房亲睹文渊阁四库全书的上课情景吗?或是坐在群书包围的老宅聆听杨家骆老师的苏侬口音?在这样氛围下的督课习染,如沐春风,如饮醍醐,引领我步入史学研究的殿堂,也为我日后转向历史教学的生涯开出一条新路。
硕士毕业后,很幸运的获王振鹄馆长晋用,进入中央图书馆(今国家图书馆)兼办的汉学研究中心,该中心以蒐集国际汉学资料与推动中华学术研究为主,往来接触的多是海外汉学家,在汉学中心十六年中,多次出国参与国际会议或承办国际书展,每次出国便会顺道参访着名的图书馆或博物馆,如国家级图书馆有法国国家图书馆、大英图书馆、奥地利国家图书馆、韩国中央图书馆;大学图书馆方面,我走访过剑桥大学、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,以及柏克莱、芝加哥、密西根、罗格斯、普林斯顿等有名的大学图书馆,多见识国外图书馆的规模与经营方式,让我打开眼界增长不少。
在汉学中心十年后,我同时修习史学博士学位,五年半后取得博士学位,不久应聘至东华大学历史学系,展开另一段生涯,投身教育工作至今(99)年7月刚好十年。
 
2.请问老师对教授哪些科目感到自信?或是老师希望能教授哪些科目?
专业领域上偏爱社会文化史研究,如明代社会文化史、礼制史、思想史,此外,还有图书史、文献学、印刷发展史等课有是我感兴趣的。我研究文化史的历程与一般人不同,我是从目录学、版本学的基础开始,属于文献学的基本工在今天历史系或中文系几乎要失传了,硕士论文是以讨论明代官方出版政策与文化传播为主,在此基础上,我渐渐对文化政策背后的思想意识感到兴趣,博士论文便转向思想学说方面,以社会行动派的泰州学派为对象,此后多在这些根基上展开,近年多着力于礼制史研究,试图将礼制史脱出政治史的范畴,与区域文化或民间传播连结起来。
 
3.针对台湾的学习环境,请问老师有怎样的看法?
台湾的资讯发达,学习资源非常丰富,大学生知识的获取或学习方法都环绕在周遭,关键在于会不会利用而已。例如图书馆就是最佳的知识宝库,我常在图书馆看到固定的同学,也就是常上图书馆的往往是那几位,许多同学不大进图书馆的,若是理工学生也就罢了,他们可通过连线阅读电子期刊或电子书就可以,但人文的不同,必须到图书馆查书、借书。本校图书馆有丰富的藏书,文史的资源甚至匹比清华大学,但是使用频率却不高,是很可惜的。又例如国内有许多不错的学术活动与研究机构,可多多听演讲、多阅读好书等等途径很多。不过,在资讯快速传播的台湾也有一个缺点,就是很容易搀杂政治化的解释,使知识变得不纯粹,框限了或误导了年轻人的思考与眼界,至今有些议题还是偏颇的解释,也有打着多元文化的大旗,却搀进置入性的元素,单纯的大学生若未有思辨能力,往往人云亦云。要如何客观判断与分辨能力,就必须自我训练,培养独立思考,开阔自己的视野与胸襟,训练微观、宏观、客观的思辨力,才不致盲目地让假舆论牵着走。
 
4.老师空閒时都从事哪些活动或是思考哪些事情?
谈到我平日休閒方式,由于教学、研究已够忙,这两年兼了行政职后閒暇更少。最放松的时刻,大概是每日睡前躺在舒适的床上看看当日的报纸吧!尤其喜欢读副刊,或读一本好书。我常为了一份报纸跑遍学校附近的7-11,有时全都卖光了,那一天我便有失落感。你发现我是躺着看的,没错,许多书我是从小躺在床上读的,你们千万别学,至今我还不用带眼镜!周末,有时会与师丈开车到北海岸、乌来、南庄等一些风景优美的地方走走,或是周末下午带着笔记型电脑,找家不错的咖啡馆坐下,写写文章、看看书,也是不错的纾压方式。
还有,每个礼拜天早上是上教堂的时刻。
 
5.对于东华大学的历史研究,请问老师持怎样的看法?
本校历史研究环境相当不错,师资也各有专长与特色,具不错的教学阵容,历史研究除师资外最重要的仰赖是图书资源,本校的图书资源相当丰富,历史系在人文学院中的购书费也非常多,图书馆古典经典与近现代档案都尽可能购买,此外,通过馆际合作使资源没有距离,同学也可向图书馆荐购书籍。
 
6.请问老师有座右铭吗?可否与学生们分享?
若要说座右铭,就以「勤能补拙」与同学共勉吧!
我自认不是天资很好的人,但深信勤奋一定会有收获。胡适说,「要怎么收获,先那么栽」,我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我的父母都是老师,平日教学繁忙,身为长女的我,从小就要分担家务,很多人以为我不会做家事,其实我从小就会烧菜、做饭,甚至做馒头、榨豆浆,还要劈柴烧洗澡水,做馒头是从一团面粉一路做到蒸出热腾腾的白馒头,不相信吧?你以为我很老了,没错,跟你们父母差不多年纪啦!我有五个妹妹要照顾,总觉得读书的时间不够,所以非常讲求「效率」,从小我就自觉要用最快的速度完成手边的家事,养成讲究效率的习惯。我要告诉同学,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,但只要勤奋全力以赴,丰收必定是你的。
 
7.请问老师可否给将来打算继续升学的学生们一些建议呢?
想要再进修,先要清楚自己喜欢做研究吗?兴趣在那里?不过,有时即使懵懂,只要大量广泛阅读经典与前人成果作品,创造力常常是被启发出来的,或是从经过辩论所激荡出来的。鼓励同学平日上课多思考、多发问,都会留在脑波纹路留下痕迹的,为你日后研究奠下根基。
 
8.请问老师可否给毕业后打算就业的学生们一些建议呢?
大学毕业进入社会,成为社会的新鲜人,如同大一新生一切从头开始。建议你要像个海绵一样,谦虚受教,多学多问,要知道「学」与「问」是分不开的,常开口请教别人,必有意外收获。其次,谋职不要怕职位卑,所谓「登高必自卑,行远必自迩」,爬高必定是从第一阶开始。此外,凡事保持好奇与新鲜,保持活泼的创造力与爱人之心,飞出去吧!不要怕!
 
9.请问老师对研究生们可有些建议或期待?
不要一味的追求时髦,先打好根基最重要,没有线的风筝,在空中飘荡一段时间很快就不见了。做学问虽不用死工夫,却要有苦工夫,一如考古学之父李济说的,做学问如同在大草坪上找一棵小白球,不能取巧,只有画上许多线条,一格一格地找,有一天必定能找到小白球。
 
10.最后,请老师能否为历史学系同学们说几句话?
大学生活要多方尝试多探索,不要怕冒险,要像一个初生婴儿一样好奇,多去吸收学习。在学习的过程中,尝试错误的经验增多了,你的智慧就增长了。
除此之外,还要学会孤独自处。大学生喜欢一群好朋友一起行动,这固然很好,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!但是人生许多路是必须自己走的,你必须要学会与自己相处。我说的孤独不是指情绪上的,而是要清楚的认识自己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、想做什么,常常回看自己、省察自己。在辽阔的东华校园里,是大学生学习孤独的最佳环境,你可以更清楚的观看自己,不要把自己纠缠在芝麻小事上,学习放大自己的视野与胸襟,有一天你会豁然开朗,到那时就是「见山是山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