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人次: 0

陈彦良老师

陈彦良老师      陈彦良老师
   学历:国立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博士班
   研究领域:上古秦汉史、中国经济史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货币史、历史与制度分析
   现任:国立东华大学历史学系暨研究所教授

访问时间:2010/1/6
访问地点:文学院研究室
访谈者:黄硕瑜

1请问老师是因为怎样的契机而对现在的专门领域产生兴趣的?
我个人的学术兴趣主要在经济史方面。为什么会对经济史产生兴趣,主要是在硕一、硕二阶段读到着名的新制度经济学与经济史家诺斯(Douglass North)的《经济史的结构与变迁》,以及受到高度推崇的经济社会学家博兰尼(Karl Polanyi)《钜变》这两本名着。诺斯在书中,利用产权经济学的概念,极有说服力地展现一种全新的分析方法,用以解剖一万年以来人类的历史。在当时,我认为他所做的,不但非常成功,同时也跳脱了传统的经济史研究的窠臼,极具力量,令人向往。另一方面,博兰尼对十九世纪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理解,所展现的宏大架构,其气魄之伟大,论述之深刻,亦是传统史家中非常少见的。在知识上,他们两人对我产生非常大的冲击。它对我产生的影响,至今尚未消除。有意思的是,在若干立场与论点上,诺、博二氏之间存在许多歧见,诺斯的许多重要见解,是针对博氏的「错误」而发展出来的。
2请问老师对教授哪些科目感到自信?或是老师希望能教授哪些科目?
由于我个人的学术兴趣主要在经济史方面,因此经济史的相关学科,比如「中国经济史」、「近代中国资本与市场发展」等是我比较喜欢上的科目。
3针对台湾的学习环境,请问老师有怎样的看法?
我觉得台湾的学校教育,考试太多了,考试的成绩也看得太重了。所产生的影响是,一直到今天,补习的风气还如当年我读国中时期一般盛行,实在是讽刺。
4老师空閒时都从事哪些活动或是思考哪些事情?
我假日喜欢四处走走,平常则运动(通常是跑步)。若一时无事,则多半在阅读或思索有关经济与经济学方面的问题。依据过去的经验,经济学的吸收、学习与思考对我的研究带来许多有用的启发。
5对于东华的历史研究,请问老师持怎样的看法?
东华的历史教学与研究并重,老师们专业领域非常多元,且积极进取,堪称是兼容并蓄、颇有潜力的学术机构。
6请问老师有座右铭吗?可否与学生们分享?
我平时没有什么座右铭,也没想过这样的问题,但现在如果真要我说出一个的话,那么会是:知识有很多层次。我的学习经验告诉我,书本太多,读一辈子也读不完;知识太多,学一辈子也学不尽。在这种情况下,怎么办?我想,每个人只能学(对我们来说)最重要的知识。但是,没有认识到知识有很多层次,你就不能知道什么是重要的。这是我把它当作座右铭的原因。
7请问老师可否将给将来打算继续升学的学生们一些建议?
延续上面的回答,既然知识有许多层次,不可能样样重要,样样精通。我想这对走研究路线的同学而言,在历史这门学问上,开拓、发展重要而有启发意义的知识边疆,才是真正的目的所在。但是,要走这条开拓的道路,需要充份尊重、学习前贤业绩,同时绝不盲从任何学术上的权威,以及更重要的,对知识、学问的追求与探索永久怀抱着纯真的热情。
8请问老师可否给毕业后打算就业的学生们一些建议?
我只有两句话,人要有韧性!另一方面,无处不是学问,因此时时刻刻不要忘记思考、再思考,学习、再学习。
9请问老师对研究生们可有些建议或期待?
希望他们把「纯学问」当作一件真实、严肃而极富乐趣的一项志业,开拓知识的边疆,不懈地努力。
10最后,请问老师能否为历史学系同学们说几句话?
钱穆先生曾说,历史最须着眼的,不外乎世运兴衰、人物贤奸。我觉得,说「贤奸」,似乎有太多的道德负担,或许我们可以将它改为「人物智愚」。是的,历史人物道德或不道德,往往是难以区分的一件事。其次,历史上充斥无数的愚蠢事件与愚昧人物,但历史中亦从不缺乏智慧的展现。很显然,区分愚智,往往比计较道德高低来得有意义。总之,历史是人类活动的总和,同是也是人类知识的总和。学习历史,掌握了「历史的眼光」,可以让视野开阔,得知人论事之钥,鑑世运兴衰之变。这种学问,是其他学门难以获得的。想要成为领导人材,历史知识是无从回避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