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人次: 0

陳鴻圖老師

      陳鴻圖老師 陳鴻圖老師
   學歷: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
   研究領域:臺灣史、臺灣水利史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臺灣區域史
   現任:國立東華大學歷史學系暨研究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副教授兼系主任

訪問時間:2010/1/6
訪問地點:文學院研究室
訪談者:羅心怡
1、請問老師在求學過程的各個時期中有沒有懷念的恩師?
在求學過程的各個時期,不管是在高中或是後來的研究所甚至到博士班,都許多老師都影響了我。其中兩位老師影響我最深,但很有趣的是,我都沒有被這兩個老師親自教過:一個是在我高中時期的趙川明老師,另一個則是在我博士班時期的許雪姬老師。趙川明老師是我的鄰居,他在台東高中教歷史科,自國中時期我就常常往他家裡跑,老師家裡也藏有很多台灣史相關雜誌,透過跟這些雜誌的接觸,為我跟台灣這塊土地做了連結,同時,他也會教導我如何身為一個子女以及待人處世之道,包含他的言教、身教,以及我在他身上看到對台灣土地有著深厚的情感。而我在博士班後碰到的許雪姬老師,在她身上我學習到三點:1.對學術的堅持2.發現台灣史的寬廣,具有包容性而沒有被窄化的台灣史研究3.無私的精神:不分你我地為了台灣史而共同努力。這兩位老師的共同特點:1.人不能與土地分割2.為台灣這塊土地做些努力3.對學生的付出能給予學生力量。
2、請問老師在工作經歷:1.地點2.曾經遇到的困難?
我在1996年開始在薇閣中學擔任專任教師,1997年在輔仁大學進修部歷史系教授台灣史,當時27歲。2001年,在張力老師提出的理想願景以及身為東部人對東部的特殊情感之下,懷著理想而來到東華教書。在教書的過程中,我想,在不同階段所遇到的困難也不同,不過最令我困擾的還是學生的學習態度有每下愈況。對於這樣的情形我個人有兩種調適的方式:1.調整心態和上課方式。2.積極去關注願意主動積極學習的學生。此外,同時也擔心因為工作(教學、行政)而影響專業學術研究,對於這樣的情況,我自己也有兩個應對方式:1.維持閱讀以及學習的狀態、積極參加學術研討會以及發表文章,以往我會在每週一固定回台北旁聽一些課程。2.堅持將自己定位在一個教師而不是一個研究人員的角色,試圖在教師和研究人員中取得最佳的平衡。
3、請問老師是因為怎樣的契機而對現在的專門領域產生興趣的?
最初是在國中時期因為趙川明老師的緣故而接觸台灣史,之後開始對台灣史地產生興趣,直到大學畢業後直升研究所,當時去找了廖風德老師討論研究計畫,研究計畫的題目我到現在都還記得,題目是「晚清台灣的理番政策」,此後大概就離不開台灣史的研究領域了,如今想想這也是1991年的事情。
4、請問老師對教授哪些科目感到自信?或是老師希望能教授哪些科目?
我想,只要是跟台灣有關係的課程就有自信,系上開授的課程中最有自信的科目應該有:1.台灣通史2.臺灣史蹟與文化資產。關於系上開的台灣史相關課程中,目前維持在一學期開授一門專業選修便已足夠。另外,比較擔心的是,目前學校推行「學程制」,台灣史被排在人文學院學程,學生可以不用選擇該課程即可畢業,擔憂台灣史相關課程遭到邊緣化。
5針對台灣的學習環境,請問老師有怎樣的看法?
談到教育就真的是談也不完的,台灣的教育環境一直有個隱憂,即是越來越強調業績、數字、效率以及有抄短線的現象,我擔心教育只重視表面而非長久,如:教育部的5年500億的計畫。我認為教育應該是百年樹人,需要紮根而不應該抄短線,如中小學超班,那就應該趁機推行「小班制」,維持教學品質之外更能照顧到每一個學生,這是因為教育有一個很大的原則,就是「每一個學生都不能放棄」,哪怕今天放棄了一個學生,日後他/她卻成為社會問題了。
6、老師空閒時都從事哪些活動或是思考哪些事情?
空閒時間的休閒活動真的是多到不行,舉凡各種球類運動,也喜歡爬山、看古蹟、旅遊、哈拉聊天,除了對唱歌沒興趣之外,同時也會每天反省自己,如:私事、與家人的關係、與學生的互動、教育領域方面、自己的系上和導生。
7、對於東華大學的歷史研究,請問老師持怎樣的看法?
系上研究所才剛成立,自我定位為「教學型系所」,大學部要繼續維持住同中求異以及獨特性之特色,絕不能因為有了研究所而偏廢了大學部,維持系上10年來的教學特色成果,誘發學生的興趣;同時,希望系上學生能珍惜這個溫暖的歷史系大家庭。
8、請問老師有座右銘嗎?可否與學生們分享?
『老師要給學生希望』、「相信目己一定可以的」
9、請問老師可否給將來打算繼續升學的學生們一些建議呢?
對於將來打算繼續升學的學生們,真的不要為唸研究所而唸研究所,要大量廣泛閱讀並從中找到熱忱。
10、請問老師可否給畢業後打算就業的學生們一些建議呢?
對於畢業後打算就業的學生們,老師送你/妳們一句話:「要不斷學習」。
11、請問老師對研究生們可有些建議或期待?
老師希望你/妳們要對自己要有信心,相信自己做得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