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人次: 0

張璉老師

      張璉老師 張  璉老師
   學歷: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研究所文學博士
   研究領域:中國社會文化史、明史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宋明思想史、中國禮俗史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國文獻學、中國出版文化史
   現任:國立東華大學歷史學系暨研究所副教授
 
訪問時間:2010/1/6
訪問地點:東華大學歷史學系暨研究所辦公室
訪談者:陳姝卉
 
1.請問老師是因為怎樣的契機而對現在的專門領域產生興趣的?
大學我念的是圖書館學系,那時並沒想到會往歷史方面發展,不過,圖書館學系裡的課程,許多是古典的基礎課程,包括國學概論、中國文學史、中國目錄學、文獻學、印刷發展史等等都是「史」的課程,因此漸漸有了興趣。又當年圖書館學系是十分時髦、新潮的學科,除了古典的課程外,還有最新的資訊訓練,我在大二時就修電腦程式語言,上機跑程式可以跑出一大疊卡孔卡,就是學習寫程式,不過後來證明我無此天份啦!畢業後想再深造,當時國內並沒有圖書館學研究所,只有兩條路可選,一是出國繼續念圖書館學,一是考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研究所的圖書文物組,那是當時唯一圖書館系畢業的學生可讀的研究所,為減輕家庭負擔,我讓已通過托福的妹妹出國,自己則留在國內進修。
進入文大史研所後,對一流的師資感到驚喜,考前我並不知道。當時受錢穆、楊家駱、黎東方、宋晞等史學大師親炙,還有中央圖書館館長王振鵠、故宮文獻處處長吳哲夫等專業教授的教導,每周上課不是上山就是進宮或入館,你能想像撿著楓葉拾級而上的步入素書樓,正科班的我變成了少數,年長的旁聽生圍繞賓四老師,古代書院簇擁大師亦不過如此;或是進入故宮庫房親睹文淵閣四庫全書的上課情景嗎?或是坐在群書包圍的老宅聆聽楊家駱老師的蘇儂口音?在這樣氛圍下的督課習染,如沐春風,如飲醍醐,引領我步入史學研究的殿堂,也為我日後轉向歷史教學的生涯開出一條新路。
碩士畢業後,很幸運的獲王振鵠館長晉用,進入中央圖書館(今國家圖書館)兼辦的漢學研究中心,該中心以蒐集國際漢學資料與推動中華學術研究為主,往來接觸的多是海外漢學家,在漢學中心十六年中,多次出國參與國際會議或承辦國際書展,每次出國便會順道參訪著名的圖書館或博物館,如國家級圖書館有法國國家圖書館、大英圖書館、奧地利國家圖書館、韓國中央圖書館;大學圖書館方面,我走訪過劍橋大學、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,以及柏克萊、芝加哥、密西根、羅格斯、普林斯頓等有名的大學圖書館,多見識國外圖書館的規模與經營方式,讓我打開眼界增長不少。
在漢學中心十年後,我同時修習史學博士學位,五年半後取得博士學位,不久應聘至東華大學歷史學系,展開另一段生涯,投身教育工作至今(99)年7月剛好十年。
 
2.請問老師對教授哪些科目感到自信?或是老師希望能教授哪些科目?
專業領域上偏愛社會文化史研究,如明代社會文化史、禮制史、思想史,此外,還有圖書史、文獻學、印刷發展史等課有是我感興趣的。我研究文化史的歷程與一般人不同,我是從目錄學、版本學的基礎開始,屬於文獻學的基本工在今天歷史系或中文系幾乎要失傳了,碩士論文是以討論明代官方出版政策與文化傳播為主,在此基礎上,我漸漸對文化政策背後的思想意識感到興趣,博士論文便轉向思想學說方面,以社會行動派的泰州學派為對象,此後多在這些根基上展開,近年多著力於禮制史研究,試圖將禮制史脫出政治史的範疇,與區域文化或民間傳播連結起來。
 
3.針對台灣的學習環境,請問老師有怎樣的看法?
台灣的資訊發達,學習資源非常豐富,大學生知識的獲取或學習方法都環繞在周遭,關鍵在於會不會利用而已。例如圖書館就是最佳的知識寶庫,我常在圖書館看到固定的同學,也就是常上圖書館的往往是那幾位,許多同學不大進圖書館的,若是理工學生也就罷了,他們可通過連線閱讀電子期刊或電子書就可以,但人文的不同,必須到圖書館查書、借書。本校圖書館有豐富的藏書,文史的資源甚至匹比清華大學,但是使用頻率卻不高,是很可惜的。又例如國內有許多不錯的學術活動與研究機構,可多多聽演講、多閱讀好書等等途徑很多。不過,在資訊快速傳播的台灣也有一個缺點,就是很容易攙雜政治化的解釋,使知識變得不純粹,框限了或誤導了年輕人的思考與眼界,至今有些議題還是偏頗的解釋,也有打著多元文化的大旗,卻攙進置入性的元素,單純的大學生若未有思辨能力,往往人云亦云。要如何客觀判斷與分辨能力,就必須自我訓練,培養獨立思考,開闊自己的視野與胸襟,訓練微觀、宏觀、客觀的思辨力,才不致盲目地讓假輿論牽著走。
 
4.老師空閒時都從事哪些活動或是思考哪些事情?
談到我平日休閒方式,由於教學、研究已夠忙,這兩年兼了行政職後閒暇更少。最放鬆的時刻,大概是每日睡前躺在舒適的床上看看當日的報紙吧!尤其喜歡讀副刊,或讀一本好書。我常為了一份報紙跑遍學校附近的7-11,有時全都賣光了,那一天我便有失落感。你發現我是躺著看的,沒錯,許多書我是從小躺在床上讀的,你們千萬別學,至今我還不用帶眼鏡!週末,有時會與師丈開車到北海岸、烏來、南庄等一些風景優美的地方走走,或是周末下午帶著筆記型電腦,找家不錯的咖啡館坐下,寫寫文章、看看書,也是不錯的紓壓方式。
還有,每個禮拜天早上是上教堂的時刻。
 
5.對於東華大學的歷史研究,請問老師持怎樣的看法?
本校歷史研究環境相當不錯,師資也各有專長與特色,具不錯的教學陣容,歷史研究除師資外最重要的仰賴是圖書資源,本校的圖書資源相當豐富,歷史系在人文學院中的購書費也非常多,圖書館古典經典與近現代檔案都儘可能購買,此外,通過館際合作使資源沒有距離,同學也可向圖書館薦購書籍。
 
6.請問老師有座右銘嗎?可否與學生們分享?
若要說座右銘,就以「勤能補拙」與同學共勉吧!
我自認不是天資很好的人,但深信勤奮一定會有收穫。胡適說,「要怎麼收穫,先那麼栽」,我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。我的父母都是老師,平日教學繁忙,身為長女的我,從小就要分擔家務,很多人以為我不會做家事,其實我從小就會燒菜、做飯,甚至做饅頭、榨豆漿,還要劈柴燒洗澡水,做饅頭是從一團麵粉一路做到蒸出熱騰騰的白饅頭,不相信吧?你以為我很老了,沒錯,跟你們父母差不多年紀啦!我有五個妹妹要照顧,總覺得讀書的時間不夠,所以非常講求「效率」,從小我就自覺要用最快的速度完成手邊的家事,養成講究效率的習慣。我要告訴同學,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,但只要勤奮全力以赴,豐收必定是你的。
 
7.請問老師可否給將來打算繼續升學的學生們一些建議呢?
想要再進修,先要清楚自己喜歡做研究嗎?興趣在那裡?不過,有時即使懵懂,只要大量廣泛閱讀經典與前人成果作品,創造力常常是被啟發出來的,或是從經過辯論所激盪出來的。鼓勵同學平日上課多思考、多發問,都會留在腦波紋路留下痕跡的,為你日後研究奠下根基。
 
8.請問老師可否給畢業後打算就業的學生們一些建議呢?
大學畢業進入社會,成為社會的新鮮人,如同大一新生一切從頭開始。建議你要像個海綿一樣,謙虛受教,多學多問,要知道「學」與「問」是分不開的,常開口請教別人,必有意外收獲。其次,謀職不要怕職位卑,所謂「登高必自卑,行遠必自邇」,爬高必定是從第一階開始。此外,凡事保持好奇與新鮮,保持活潑的創造力與愛人之心,飛出去吧!不要怕!
 
9.請問老師對研究生們可有些建議或期待?
不要一味的追求時髦,先打好根基最重要,沒有線的風箏,在空中飄蕩一段時間很快就不見了。做學問雖不用死工夫,卻要有苦工夫,一如考古學之父李濟說的,做學問如同在大草坪上找一棵小白球,不能取巧,只有畫上許多線條,一格一格地找,有一天必定能找到小白球。
 
10.最後,請老師能否為歷史學系同學們說幾句話?
大學生活要多方嘗試多探索,不要怕冒險,要像一個初生嬰兒一樣好奇,多去吸收學習。在學習的過程中,嘗試錯誤的經驗增多了,你的智慧就增長了。
除此之外,還要學會孤獨自處。大學生喜歡一群好朋友一起行動,這固然很好,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!但是人生許多路是必須自己走的,你必須要學會與自己相處。我說的孤獨不是指情緒上的,而是要清楚的認識自己,知道自己想要什麼、想做什麼,常常回看自己、省察自己。在遼闊的東華校園裡,是大學生學習孤獨的最佳環境,你可以更清楚的觀看自己,不要把自己糾纏在芝麻小事上,學習放大自己的視野與胸襟,有一天你會豁然開朗,到那時就是「見山是山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