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人次: 0

陳彥良老師

陳彥良老師      陳彥良老師
   學歷: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班
   研究領域:上古秦漢史、中國經濟史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貨幣史、歷史與制度分析
   現任:國立東華大學歷史學系暨研究所教授

訪問時間:2010/1/6
訪問地點:文學院研究室
訪談者:黃碩瑜

1請問老師是因為怎樣的契機而對現在的專門領域產生興趣的?
我個人的學術興趣主要在經濟史方面。為什麼會對經濟史產生興趣,主要是在碩一、碩二階段讀到著名的新制度經濟學與經濟史家諾斯(Douglass North)的《經濟史的結構與變遷》,以及受到高度推崇的經濟社會學家博蘭尼(Karl Polanyi)《鉅變》這兩本名著。諾斯在書中,利用產權經濟學的概念,極有說服力地展現一種全新的分析方法,用以解剖一萬年以來人類的歷史。在當時,我認為他所做的,不但非常成功,同時也跳脫了傳統的經濟史研究的窠臼,極具力量,令人嚮往。另一方面,博蘭尼對十九世紀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的理解,所展現的宏大架構,其氣魄之偉大,論述之深刻,亦是傳統史家中非常少見的。在知識上,他們兩人對我產生非常大的衝擊。它對我產生的影響,至今尚未消除。有意思的是,在若干立場與論點上,諾、博二氏之間存在許多歧見,諾斯的許多重要見解,是針對博氏的「錯誤」而發展出來的。
2請問老師對教授哪些科目感到自信?或是老師希望能教授哪些科目?
由於我個人的學術興趣主要在經濟史方面,因此經濟史的相關學科,比如「中國經濟史」、「近代中國資本與市場發展」等是我比較喜歡上的科目。
3針對台灣的學習環境,請問老師有怎樣的看法?
我覺得台灣的學校教育,考試太多了,考試的成績也看得太重了。所產生的影響是,一直到今天,補習的風氣還如當年我讀國中時期一般盛行,實在是諷刺。
4老師空閒時都從事哪些活動或是思考哪些事情?
我假日喜歡四處走走,平常則運動(通常是跑步)。若一時無事,則多半在閱讀或思索有關經濟與經濟學方面的問題。依據過去的經驗,經濟學的吸收、學習與思考對我的研究帶來許多有用的啟發。
5對於東華的歷史研究,請問老師持怎樣的看法?
東華的歷史教學與研究並重,老師們專業領域非常多元,且積極進取,堪稱是兼容併蓄、頗有潛力的學術機構。
6請問老師有座右銘嗎?可否與學生們分享?
我平時沒有什麼座右銘,也沒想過這樣的問題,但現在如果真要我說出一個的話,那麼會是:知識有很多層次。我的學習經驗告訴我,書本太多,讀一輩子也讀不完;知識太多,學一輩子也學不盡。在這種情況下,怎麼辦?我想,每個人只能學(對我們來說)最重要的知識。但是,沒有認識到知識有很多層次,你就不能知道什麼是重要的。這是我把它當作座右銘的原因。
7請問老師可否將給將來打算繼續升學的學生們一些建議?
延續上面的回答,既然知識有許多層次,不可能樣樣重要,樣樣精通。我想這對走研究路線的同學而言,在歷史這門學問上,開拓、發展重要而有啟發意義的知識邊疆,才是真正的目的所在。但是,要走這條開拓的道路,需要充份尊重、學習前賢業績,同時絕不盲從任何學術上的權威,以及更重要的,對知識、學問的追求與探索永久懷抱著純真的熱情。
8請問老師可否給畢業後打算就業的學生們一些建議?
我只有兩句話,人要有韌性!另一方面,無處不是學問,因此時時刻刻不要忘記思考、再思考,學習、再學習。
9請問老師對研究生們可有些建議或期待?
希望他們把「純學問」當作一件真實、嚴肅而極富樂趣的一項志業,開拓知識的邊疆,不懈地努力。
10最後,請問老師能否為歷史學系同學們說幾句話?
錢穆先生曾說,歷史最須著眼的,不外乎世運興衰、人物賢奸。我覺得,說「賢奸」,似乎有太多的道德負擔,或許我們可以將它改為「人物智愚」。是的,歷史人物道德或不道德,往往是難以區分的一件事。其次,歷史上充斥無數的愚蠢事件與愚昧人物,但歷史中亦從不缺乏智慧的展現。很顯然,區分愚智,往往比計較道德高低來得有意義。總之,歷史是人類活動的總和,同是也是人類知識的總和。學習歷史,掌握了「歷史的眼光」,可以讓視野開闊,得知人論事之鑰,鑑世運興衰之變。這種學問,是其他學門難以獲得的。想要成為領導人材,歷史知識是無從迴避的。